湖南長沙八年做網站,網絡優化推廣服務團隊,讓您小投資大回報,幫您打開網絡營銷財富之門!
 業務服務熱線:0731-88571521  13637482004  
 


地址:長沙市韶山南路248號南園503
      室(瀟湘晨報旁)
電話:0731-88571521
手機:13637482004
Q  Q:44377655 522392221
網址:www.2633555.live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精辟網文
長沙做網站聯系電話:0731-88571521 13637482004

中國實體經濟究竟是被誰打垮的?

信息來源:轉鳳凰網   發布時間:2016-9-17   瀏覽:

你們知道實體經濟有多慘嗎?我就說一件事!20年前,你爸月薪500元的時候,一個打火機是1元,現在你月薪5000元了,一個打火機還是1元。你說這些制造業老板是不是哭到慘絕人寰的地步了?

HM,ZARA,中國大陸最暢銷的女裝品牌。中國市場里面這兩個牌子,約70%是東南亞制造,不相信,你去大商場看看標簽。而且這種趨勢會加速發展。宜家、nike,已經開始把工廠搬到東南亞了。

中國經濟的起步很成功,中國農民肯吃苦,守紀律,任勞任怨。但第二步走得不行,在制造業積累了資金后,通過四萬億、炒房潮,吃光用光了。這一點,真的很郁悶。

中國實體經濟究竟是被誰打垮的?

1、稅費:不能承受之重

社會保險33%,企業所得稅20%,增值稅17%,個稅累進,粗算10%,貸款利息10%,還有各種名目繁多的收費項目;動不動被科長起訴罰款,你還得找個律師應付一下。如果還覺得容易的話,你可以辦個企業試試看!

現在在上海開個最小的公司,租最小的市區辦公室,人工,房租,辦工設備,稅費,樣樣都貴,起步每年40萬。十人公司每年要100萬。這是最低標準,員工還十分不滿意待遇。普通人有啥生意,能夠在養活這么多人的情況下,還能夠賺錢?

做生意真的很難的,不是開玩笑。炒菜,一個盤子賺8元,手炒斷了,也賺不了多少。經常遇到刁蠻顧客,沒事找茬,老板娘還要親自沖上去吵,還要小舅子假裝小混混。小店一開,動不動就要罰款,衛生啊,廣告啊,消防啊,哎,要是都懂這些法規,還會去炒菜嗎?

說個真人真事。我有個親戚,某年春節前雇了個小面包車,三人帶了六箱兒童服裝,在高速被交警攔下,人貨混裝,罰款一萬。那兩個小夫妻身上沒有一萬元,走不了,春節前,那么冷的天,小夫妻在高速邊上哭了一晚上,沒人理他們。

2、各項成本不斷攀升

對于制造業而言,主要的生產要素都在漲價。工資社保,每年增加12%-15%,食堂菜價,水價,氣價,都在漲,房租是長期合同,一般也是每年上漲一點點。再算算物流成本,中國到處是收費站,產品從蘇北小縣城出廠,到四川小縣城銷售,中轉三四次,價格基本是漲三倍,否則就是虧?偠灾,所有東西都在漲,唯獨是出廠價格持續下跌,小老板真的是欲哭無淚了。

現在中小企業的生存現狀:黑白兩道的壓迫,銷售冷到冰點,知識產權保護為0,合同無法履行,到處都是收費站。這種現實情況,怎么可能產生大批優質企業?

3、融資難,難于上青天

作為曾經的小老板,我深刻體會到貸款的酸甜苦辣。如果你要是為社會創造財富而去申請企業貸款,那無數表格和各種痛苦,會讓你覺得辦企業好像是在干壞事。如果是炒房去貸款,隨便開個假證明,說自己月薪四萬,銀行會默契的假裝不知道,閉起眼睛放貸。

為什么銀行不肯放款給中小企業?原因很簡單,你的生意不能穩賺錢,銀行不想借給你。貸款100萬元給小民企和貸款一個億給大國企,花費的成本是一樣的,銀行自然沒有心思理會中小企業了。

現在的情況是,中小企業拿不到貸款,國企拿到了資金后無處投資,于是資金在國企手里轉個彎,高息放貸給中小企業。國企成為貸款的二道販子,再扒了小老板一層皮。中小企業雪上加霜,慘慘慘。

4、勞動力都往工地跑

中國制造業不是和歐美日制造業競爭,而是和有天量貸款的國企基建競爭資金實力。建筑工地開出的超高工資,普通制造業根本無力對抗。你培養了3年的熟練工,工地一加薪就跑了,你和誰去競爭?所謂招工容易,是要高工資的,否則沒人來,F在一個辦公室文員,吹空調都要3500+五險一金,而大部分的基礎設施建設,由于是國企主導,根本不考慮投資收益,也無所謂勞動力成本,缺人就加工資,通過高工資誘惑制造業服務業的人到工地砌磚;ǖ馁Y金來源于貸款,且無所謂還貸,制造業要考慮成本和利潤,只好收攤了。許多高速公路給農民工發高工資,但本身虧損,搞笑吧?一旦不印,農民工的高工資立即就沒了。

5、房地產摧毀實體經濟

房地產已經占領了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了。2015年中國GDP是67萬億,其中全國賣地收入是3.4萬億。在房價構成中,地價約占30%,也就是說房地產創造了11.3萬億GDP,再加上中介,裝修,家電家具,估計30%的GDP直接由房價而來。另外,3.4萬億的賣地收入,又拉動了鐵公雞,杠桿率至少是3倍,又是15%GDP。一賬算下來,房地產投資在GDP的占比超過45%。

但房地產經濟有個最大的惡果,就是利潤由寡頭分享,其他人很慘。農民工辛辛苦苦拿了萬元月薪,包工頭賺了20萬,一轉身又交給老家縣城的房產商了。由于房地產抽走了所有的消費資金,老百姓只剩下生活必需品消費,這就導致各行各業的很多產品賣不出去了。

06年至今,糧食和一般工業品漲價一倍不到,電子產品還在降價,例如電腦手機相機。制造業平均工資加社保,合計漲了3倍,小老板墜入深淵,苦不堪言。與此同時,員工也沒有得到多大的實惠,因為多出來的收入,全部被樓市搶走了。近十年,全社會所有人,任勞任怨的養肥了房產商。

其實我不關心誰賺了錢,房產商賺錢也好,小老板賺錢也好,農民工賺錢也好,都可以,無所謂。我只關心中國經濟的競爭力是否得到增強,F在問題是,房地產經濟不需要技術,不需要效率,只要有本事去貸款,有本事去蓋章,就可以賺大錢,這是最壞的結果。

6、四萬億的沖擊

中國在2009年的時候,制造業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,本來經濟危機能夠淘汰一批落后產能,剩下的做大做強,走上良性發展道路。結果,四萬億來了,把房價推高數倍,實體全部屌絲,于是,中國制造業就回頭走,往人工高成本,產品劣質化,規模作坊化,價格低價化的初期模式道路上走了?杀!

四萬億徹底改變了中國的經濟秩序,現在走不回去了。09年之前私企是暴富了,但大部分老板沒有去吃喝嫖賭,想的是繼續研發創新,走向世界,那時候成功學非常流行。后來是,先倒霉的關廠買房,反而發財了,堅持不懈的老板,全部SB了。

7、社會地位太低

“小私企,企業主,小老板”,當你聽到這些詞語的時候,你不會聯想到好事,只會聯想到,他們在欺負工人,剝削工人,血汗工廠,臟亂差,違法亂紀,做壞事。是不是?這就是我們當前的現實。其實這些人,維系了中國70%的就業,雖然工人目前還吃住一般。

過去5年,從事實體經濟的人被互聯網和金融人士嘲笑為老土;ヂ摼W現在大家看清楚了,就是借錢、發錢和燒錢,去年獲得A輪融資的846家創業公司現在都快倒閉完了。金融由于引進了高等數學的表述方式,把99.99%的人弄暈了,一直很神秘兮兮的,寫個報告的也能夠搞到年薪60萬,F在也看明白了,也就是借新還舊,如果下一期續不上,立即出問題。關了燈,都一樣。

中國經濟下一步何去何從?

制造業是一切行業之母。房子不是賣給建筑工的,金融產品的利潤是來自實體的,服務業主要是源于生產利潤的消費,然后是這些行業之間的相互循環交易。近兩年,制造業用工數是大量下滑的,但是表面上看不出來。因為新的勞動力,大學生跑到大城市當銷售和服務員了,非大學生去建筑工地了。

93年鄧小平南巡講話至今,中國運氣好的無與倫比。第一波港臺瘋狂涌入,第二波是最惠國待遇導致的出口狂漲,第三波外資+入世,一下子成為出口冠軍,第四波更奇怪,本來小布什要來找碴了,結果911了,美國一下子和我們又是好朋友了。但是到了現在,實體滯漲,樓市狂歡。該怎么辦呢?

中國經濟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了,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會對未來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。

上一次類似情況是1998年。98年國企大下崗之前,當時有兩個可能,一是繼續印鈔維持那些沒有競爭力的國企,二是不再輸血,國企員工下崗。朱總理沒有選擇印鈔,是真正的調結構,但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。朱總理的改革是真刀真槍,觸動靈魂的。國企幾千萬人真就下崗了,北海和海南的房地產泡沫真的就破了,精簡機構真的就減下來了,真的入世了,匯率真的改了,價格雙軌制真的取消了。幾刀下去,刀刀見紅。朱總理的改革雖然讓很多人利益受損,但是中國經濟一下子就起來了。

我后來想想朱總理壯士斷腕,讓那么多國企干部職工下崗,他心里承擔了多少痛苦啊。1993年,朱總理讓海南房地產,一夜崩盤,得罪了多少權貴,他心里承擔了多少壓力。這個民族之所以有希望,就是還有幾個這樣的人。

現在的改革呢,好改的基本改完了,剩下的都是傷筋動骨的項目了。一刀下去,必然劇痛。你想想當今社會,富得流油的,就剩下這幾個了:房產商,大國企,二代哥。你看誰比較好說話?

環顧四周,有誰愿意為此輪改革買單?沒有!拿望遠鏡也找不到一個。




相關熱點文章


地址:湖南長沙市韶山南路248號南園503室(瀟湘晨報旁)  網站ICP備案號:湘ICP備13006070號  版權所有:長沙斌網網絡工作室
咨詢電話:0731-88571521   13637482004
業務 QQ:客服一 1306053142 客服二 1320506001 技術/售后 522392221 高級顧問 44377655
服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[email protected]
官方網址:www.2633555.live   www.pk0731.com
旗下網站:斌網網絡  長沙信息處  佛佛網  曬土貨網

在線客服1 在線客服2 技術咨詢 資深顧問

澳通金服配资